烽火戏诸侯赤子之心四季如春

天玮奇闻异事网 猎奇八卦 2020-05-07 00:50:08 0 文学  网络  一个  

“是的,我就是对能出纸质书更在意。”烽火没有改变他的答案。

今年是2019年了。从“榕树下”、“龙的天空”那个年代算起,中国网络文学已经二十多年了。

这些年,好像网络作家撞了大运。

有人说写网文的就是“穷人乍富”,有人还是瞧不起网络文学,还有人说网络文学迟早要完。最早一批网络文学作者不少已走到塔尖,开始为自己的IP改编成影视、游戏奔走。

新入行的年轻作者听着前辈的传说,吭哧吭哧地日更一万,盼望着有一天也能跻身“大神”之列。

“任何一个新鲜事物都要经历这么一个过程,先爆炸式的发展,量很大,群众基础好,有了一个很好的开头。

虽然网络文学发展了二十多年,但相对于纯文学来说,真的是襁褓中的婴儿。

”亿。

这是《2018年度中国数字阅读白皮书》公布的我国数字阅读用户总量数据。

“在中国,之前没有任何一个时代,能有一个4亿的阅读群体。

我们在看,是真的在看书。

我们先假定网络文学是文学的一部分的话,这是一个很可观,很惊人的数目……”他用的是“假定”。

一个拥有超过4亿读者的文学生态圈,它的作者、读者,生产者、消费者,鼓励者、指责者,都仍在反复地怀疑、自我怀疑一种位置和性质。

网络文学,在文学上的地位尚未被认可,在商业里又开始面临新的危机。

前段时间,财经记者曹忆蕾写了篇文章,叫《BAT搅书局》。

“网络小说市场哪有这么多想象力,再造一个日活千万的产品都很困难。

”这是文章的开头。

网络文学发展20多年以来,两家经营网络文学的上市公司,阅文市值超过300亿元,掌阅也超过60亿元。

但在资深从业者眼里,比起其他行业,收费网文盘子小,算不上一门好生意。

流量逻辑在资讯、短视频领域跑得通,但网文用户总体体量小、变现能力差,且网文带给用户的冲击力也远不如短视频,增长空间有限。

烽火也闻得到这种危险的味道。

“你说的数字阅读和5G,我反而是担忧的。

短视频娱乐冲击,是对网络文学的分流。

”坐着的时间太久,他撑着腰站起来。

前一天晚上,他刚落地杭州。

巨大的码字量,不得不处理的工作事宜,尽管烽火对我的到访表达了真诚的欢迎,还是能看得出他的疲惫。

“网络文学的新鲜血液没有像前一个五年或者十年,那么快速流入了。

网络文学的盘子停止增长,故事性和文学性不双手抓,整个读者群体会不断减少,整个大盘在萎缩。

这是个很可怕的趋势。

接下来网络文学会进入一个大的洗牌期,在三到五年当中如果拿不出经典的作品来,意味着下个十年,会被不知不觉地淘汰掉。

”“网络文学真的也是文学。

”烽火还是不甘,说出了这句话。

“它还在蹒跚地学着走路,我们应该给予它耐心。

”他摘下眼镜,揉了揉眼睛,又戴上。

此时此刻,他已不只是当年想为自己的爱好争口气的陈政华,而是在一个完整的文学生态中认真的、资深的从业者。

这些年来,烽火戏诸侯不是只在为自己写东西了。

他注重整个网络文学的生态,关心真正的文学。

04桃李春风一杯酒“市场的影响大吗?只要你自己心不定,影响永远很大。

”网络文学的快速发展,一直以来都在诱惑着网络作家。

手机阅读的审美要落后PC端三到五年,为了适应市场,一些成熟的写作者开始转向去写一些相对“小白文”的文字,这是一个“历史的倒退”。

“但是你能说,这就错了吗?”烽火不想苛责做出这种选择的同行。

他只是惋惜。

“写作很多时候是在争一口气,这一口气下去以后再想提起来,很难很难的。

”他跟我说这句话的时候,语气非常严肃。

很多转去写小白文的老牌作者发现,成绩要比预想的差很多,等到回来想再要写出巅峰文字的时候,已经不适应了。

再之后是IP热,要不要适应影视方的要求写适合改编的文字,又是一个大的抉择。

网络文学的道路上,这样艰难的选择从来没有停止过。

烽火现在很少发朋友圈,甚至被调侃连微博都“断更”。

他知道,4亿的读者群体,也意味着网络作家的责任更大了——2018年1月7日,“到老家了,闭关一段时间,好好写《剑来》。”2018年7月29日,“在老家闭关书写一个月。”写作从来都不是一件顺畅的事。肚子里的东西支撑不起笔下的故事和人物的时候,就陷入了困境。遇到这种情况,烽火就会休息一段时间,拒绝掉一切应酬。“这也是一种心境上的自我暗示。是对自己的提醒,身为一个作者,真正的本职工作还是写作本身。”烽火在网络文学这个圈子里,已经十五年了。他说自己不是特例,写作这么多年,他认识的同行朋友,不管写出来的作品文学性有多强,都是有情怀的。“我认识的每一个作者,都想写出更好的文字来。网络文学是很商业化的产物,如果写完两百万字还赚不到一分钱,还有勇气追求文学梦吗?可能他们最终没有选择用力追求文学性,但是每个人都还是想要写出真正经典的东西来的。没有人是错的,每个人都有自己复杂的人生。”他以前不大相信文学是个青春饭,有一次一个很要好的朋友跟他坦言,他说自己写得没有以前那么好了。不是不想写好的东西了,而是网络小说一部动辄三四百万字,写完三部之后,精气神真的没有年轻时候那么旺盛了。“再也达不到巅峰了,真的没有办法。”很多作者写了十年二十年以后,会有家庭、社会的因素,最重要的是身体因素,就此搁浅文学梦。他们,他和更多的网络作者,在同一个江湖里相伴许久了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下一篇 :返回列表

分享:

扫一扫在手机阅读、分享本文

留言与评论 (共有 条评论)
验证码: